快三彩票

快三彩票 > 散文 > 正文

我在非常时期的日子里

我在非常时期的日子里
 
作者:何诗曼 
 
  我是北京市通州区贡院小学一年级四班的学生,放了寒假没几天便要过年了。过年是中国人几千年来的传统习惯,这一天的热闹程度难以言表。提前好多天便做好了过年计划,我们一家和姑姑一家到爷爷奶奶家团聚,这也是每年的传统习惯。年三十的头天晚上组织家庭晚会,这也是多年来必不可少的传统节目。晚会由我和姐姐(姑姑的女儿)共同担任主持人,家庭所有成员都要出节目,当然以我姐姐主打。姐姐就读清华附中三年级了,能歌善舞,咏诗作词,出口成章,还会好几样乐器,晚会几乎是她的专场晚会,我仅仅给她打个下手而已。
 
  然而今年却少了春节的欢声笑语,少了浓浓的年味。原因是节前武汉新型冠状肺炎疫情漫延全国的风声传到北京,姑姑一家隔离在清华,我们一家和爷爷奶奶分别隔离在通州区两个不同的社区,每天只有通过微信互通信息报个平安。原以为疫情很快就要过去,说好大家分开过年,正月十五也就是元宵节这天再团聚。然而可恶的疫情却愈加猖狂,京城所有小区都实行了封闭管理,进出必须戴口罩、测量体温、出示出入证,再后来就直接不让出门了,要求必须待在家里以防交叉感染。
 
  我家住在六楼,每天只能坐在阳台的小桌旁晒太阳、读书、写字、画画,完全失去了往日的快乐和自由。疫情期间爸爸、妈妈每天轮流陪伴着我,上午指导我做家庭作业,下午练习书法,看童话故事书,在房间里跑步做体操,晚上在规定时间里看动画片和一些爱国主义电影,如《小兵张嘎》、《董存瑞》、《地雷战》、《红色娘子军》等等。而且还坚持看中央电视台的新闻联播,天天了解新冠疫情的最新动态。当我看到习爷爷一声令下,全国各地几万医务人员奔赴疫情重灾区武汉,为解救疫区患者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镜头时我流泪了,当然是为我们祖国的强大而流泪的。
 
  疫情期间爸爸妈妈还教我做饭炒菜、拖地板、做卫生。两月以前我还在爷爷奶奶爸爸妈妈面前撒娇,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现在可以自食其力了。好几次爸爸、妈妈出门办事大半天没回家,我就勇敢地一个人待在家里看书学习。再过几天我就七岁了,我感觉自己已经长大了,是新冠疫情把我变成了一个小大人。
 
  当然,我也有心情不好的时候。我怀念在贡院小学上学的美好时光,也就天天盼望着早日开学。我想念亲爱的老师们,想念全班四十多位同学,你们都在哪里,你们都还好吗?
 
  我每天晨起站在房间南边阳台上看日出,看蓝天。春天到了,小区草地绿了,树叶也开始发芽了,燕子飞回来了,麻雀喜鹊歇在楼下的几棵大树上叽叽喳喳地叫着,好像在喊:“曼曼,快下来跟我们一起玩,别老关在家里。”

  我却对它们说:“是爸爸叫我别出门,外面有妖怪!”
 
  傍晚我又站在北边的阳台上看晚霞,如血的夕阳染红了天边,染红了大地,也染红了我们小区的花草树木。
 
  二月底树木才在发芽时我问爸爸什么时候开学?

  爸爸说快了,可能三月中旬。

  到了三月中旬百花盛开了依然没有开学,我又问爸爸什么时候开学?

  爸爸说我也不知道啊!
  
  我自然不会怪爸爸在骗我,这都是新冠妖怪给闹的。

  昨天晚上看了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全国疫情形势一片大好,支援武汉的大批外地医护人员开始陆续撤离,这可是一条大好消息,我们开学的时间还会远吗?
                        
  作者简介:
 
        何诗曼、女,出生于2013年4月,就读于北京市通州区贡院小学一年级四班。一岁多就开始听大人讲故事,每天至少四五个,也就从小喜欢上了文学。还喜欢唱歌、跳舞、绘画、朗诵和节目主持。还喜欢科幻知识,天天问十万个为什么,问得大人都心烦。立志将来当文学家、当作家、当诗人、当工程师、当科学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