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三彩票

快三彩票 > 小说 > 正文

从头再来

从头再来(小小说)
——小苏和阿满的两个梦
 
作者:李佳忆
 
  轰鸣、粘腻、窒息,周身像被海水包裹着,我努力挣脱这黑暗的囚笼,想从隐隐闪着微光的头顶上方寻一口氧气,却只能看着自己慢慢下沉,落入无底深渊。

  突然,我醒了,医院刺眼的白炽光、身体剧烈的疼痛和那阵强烈的恶心感让我一阵恍惚。“你醒了”面前是一张因饱受日晒而干枯泛黄的农家妇人的脸,她如树皮般的手掌轻轻摩挲着我的手心,刮得我眉头微皱,我突然干呕了好一阵,她拍拍我的背“医生说你这是轻微脑震荡的后遗症,是正常现象,过两天就好了,你说你的命咋就这么苦,和小苏一块开车出去,咋会有卡车撞上来。”

  卡车?小苏?可我才是她口中的小苏。记忆如同洪水般冲向我的脑袋,我蜷起身子,努力回想着之前发生的事。我记得了,那晚,阿满来和我哭诉工厂老板对她的欺侮,我开车带她去兜风,没成想一辆卡车拦腰撞来。然后,我就到了这里。面前的妇人也并不是我的亲人,而是阿满的母亲,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我直起身来,只看到镜子中赫然是阿满的脸,“那,小苏呢”我试着询问“母亲”,一说到这个,她的眼泪就更加汹涌,沟壑纵横中流淌着晶莹的河,“她、她没你运气好,卡车是从驾驶座的地方撞过来的,她……没能顶住”。

  轰隆!仿佛有一颗炸弹在我脑中炸开,我,死了?苦涩和惶恐泛上来,弄得我的喉头一阵发紧。所以说,是我,代替阿满活了下来?这个可怕的想法让我在朗朗晴空下也觉得脊背发凉。又想到阿满在车上对我说的工厂老板的欺侮。我好像明白了老天爷让我替阿满重生的意图,我要帮阿满出了心里的气,好好地活下去。

  医院里来看望我的人不多,只有我的父母,他们看着阿满就好像看到了我,一个月,他们竟老了那么多。曾经我一直以为,他们只会关注自己的事业,从来不曾体谅过我,在这次大变故后,看着他们斑白的发丝,我强忍着泪水和喉间的哽咽,目送他们蹒跚佝偻的背影出了病房。来看我的还有阿满的前男友,我不敢直视他,只能把手中雪白的被单揉搓的全是褶皱,因为,他也是我曾经喜欢的男孩,看着他无名指的婚戒,我替自己,也替阿满感到不值。

  阿满是我中学时代最好的朋友。记得刚上高中时,同学们看不惯我因家里有几个“臭钱”而嚣张的性子,又看不起家庭贫困寒酸的阿满,于是我们这两个被孤立的个体就抱成了团。我带她见世面,她给我补课。中学时代是正午时分操场树荫下的窃窃私语,是望着球场上帅气男孩子的满面绯红,是赶着上课铃声跑回教室的气喘吁吁,也是在题海中奋战的不眠不休。她陪我度过了一个个酸涩也最晴朗的时光,陪我挨过一个个孤独难眠的长夜。

  是什么时候,我们的友谊开始变了呢?是少女脆弱的内心终究抵不过贫富的差距,还是岁月的漫长终究消磨了热情?上了大学后,我们的距离越来越远。她去了本地的一所职业技术学院,我被父母花高价送到了国外。再后来,她成了流水线上的一名女工;我披着“海龟”的外衣,进入外企在国内的办事处,成了白领。

  我别过头去,不想看到那个终究辜负了阿满的男人。这个我和阿满一起暗恋,最后选择阿满的男人;也是在阿满高考失利后,离他而去的男人。

  我恨透了他。我不会忘了你在我高考时心神不宁,我高考失利后,离我而去。是你毁了我的一生,也毁了小苏。要不是你,我不会沦为女工,不会收到老板的欺辱,小苏就不会带我兜风,听我唠叨心神不定,出了车祸。我忍不住大吼。

  过了许久,一个平静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这么多年,你还相信小苏编造的鬼话嘛?当初害你的,是小苏。

  我再次坠入梦中。梦中重回到中学时代。

  是的。那时候我和阿满那么好,可是一同喜欢上了阿浩。当有一天我看到阿浩和阿满在一起了,我觉得我被抛弃了。我努力说服自己放弃对阿浩的喜欢,祝福他们地久天长。很长一段时间,我甚至以为自己已经做到了。

  去他妈的友谊。我做不到无动于衷。我的妒火早已熊熊燃烧起来了。

  我本来以为阿浩和阿满在一起了我就会放弃,但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是阿满满心欢喜地给我读阿浩的情书时?还是阿满次次模拟考试都比我高时?是我看到她的父母虽然贫苦但对她无微不至地关怀时?或许都是。

  嫉妒的怪兽一天天地膨胀,终于在高考的前一天冲破了囚笼。我悄悄在阿满的水杯里加了安眠药,导致她错过了第二天的语文考试,我明知道阿满的心理素质差,我明知道她会因为这件事整场高考都不在状态,可我还是这么做了。原来,自始至终,都是我。阿满考上技术学院后,本来就反对他们的阿浩父母逼着他俩分开,让她本来一片明媚的生活变得如此不堪的,都是我。

  我猛然睁开眼睛,看着阿满父母忙碌的身影,羞耻心让我无地自容,我掀开被子跑了出去,就在这时,我一个失神踩空了楼梯,整个人骨碌地从楼梯上滚落下去,脑袋撞向某块凸起的台阶,顿时,鲜血如注……

  对不起,阿满!对不起,叔叔阿姨!

  天光大白。

  我慢慢地睁开眼睛,发现竟然回到了高考的前一天,这一次,我知道该怎么做了,我爽了和阿满的约,只给她留下一张字条:阿满,我就要去国外了,祝你和阿浩高考成功,我爱你们。

  注: 本文入选冰峰主编,快三彩票选编《2019中国年度微型小说》 
 
  作者简介:

  李佳忆,女,2002年出生,现就读于内蒙古乌拉特前旗一中高三(14)班。作品散见于《沿河》《文苑·经典美文》等杂志,并入选多个选本。获过“新人杯”第十五届全国中小学校园文学大赛一等奖、第十四届全国青少年冰心文学系列活动预选一等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