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三彩票

快三彩票 > 小说 > 正文

老高

老高

作者:火马
 
  老高走了,“走了”是我姥姥村里对人死了的一种委婉的说法。老高是喝完农药后“走了”的。老高不是在家里“走了”的,老高是在村里的坟地“走了”的。因此,有人报了案。警察在现场发现了一个农药瓶,断定老高是自己“走”的,而且已经“走了”三四天了。又因为老高在村里没有亲人,甚至没有户口,就让村里人帮忙,就地埋了算了。完事后,民警老李还自己掏钱,要请大伙喝二斤散白干,说是去去晦气。大伙都说老李,也不是什么大事,怎么能让你掏钱呢,就都散了。

  大伙散了之后,忽然想起,应该让王讨厌知道老高“走了”,也应该让他来办老高的丧事,请大伙喝酒。大伙就去找王讨厌,王讨厌说声知道了,就再没有下文。大伙一看王讨厌没有请大伙喝酒的意思,只好各自回家。

  吃晚饭的时候,我姥姥在饭桌上说起了这事,我舅舅说:“一个要饭的死了就死了,说他干嘛。”我姥姥就不说了。

  村里没人知道老高姓什么叫什么,多会儿在村里住下也记不清了。老高60多岁,个子很高,村里人就叫他老高,老高也答应着。孤儿王讨厌三间土房一个人住,老高就和王讨厌住在一块了。有好事者让王讨厌认老高当干爹,老高乐呵呵的,王讨厌不愿意,一副受侮辱的样子,这事也就算了。不过老高从此以后就一直把王讨厌当儿子看了,也把这儿当家了。

  老高靠要饭为生,所以总把剩饭剩菜往回带。王讨厌嘴里骂老高只知道要饭,实际上一点也没少吃,隔三差五遇上红白事宴,油水大增,还有带过滤嘴的香烟。比王讨厌原来的生活标准简直天上地下。王讨厌还不满足,怪老高给他的烟少,牌子太杂。老高给他烟,王讨厌又嫌没有过滤嘴。实际上老高抽的都是不带过滤嘴的烟,碰上事宴要回带过滤嘴的烟,一根没舍得抽,都给王讨厌攒着呢。一分、二分的钢蹦毛票也大都给了王讨厌。

  自从老高在心理把王讨厌当儿子看以后,王讨厌就再也没有干过活,五尺高的汉子就靠老高养着。日子就这么过着,说是王讨厌喝醉酒打了老高。王讨厌原来一直喝醉酒,喝醉了就骂,他不敢骂别人,连村里三岁小孩也不敢骂,就骂老高。不过这一次不仅骂了,还动手打了。老高就脸上带着伤出门了。再后来,就是大伙在民警老李带领下,把已经“走了”的老高埋了。

  日子转眼到了春天,家家户户都忙着春播了,已经没有人记得老高了。王大见王讨厌四处转悠不种田,就问他。王讨厌说没钱买种子。王大一拍大腿,喊了声真忘了。急忙从兜里掏出十块钱给王讨厌。说:“年前在村里坟地边的路口遇见老高,老高千叮咛万嘱咐让把钱捎给你,开春买种子。我还问老高为什么不亲自给你,老高说急着要出趟远门,开春怕回不来。我一回家就给忘了。”

  后来别人家的庄稼都抽穗了,王讨厌的地里除了荒草也没见长出庄稼苗来。四瘸子说,都买酒喝了。四瘸子是开小买店的,这事估计假不了。

  注: 本文入选冰峰主编,快三彩票选编《2019中国年度微型小说》

  作者简介:

  火马,本名李天宝,伪80后,写诗、小说、评论,作品散见于《诗刊》《诗歌月刊》《散文诗》《北京文学》等报刊杂志,偶有获奖,作品或简介入选多种选本或典籍。《内蒙古女子诗歌双年选》《内蒙古女子散文双年选》执行主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