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三彩票

快三彩票 > 文坛动态 > 正文

快三彩票怀念洪烛特稿


诗人、作家洪烛(刘不伟/摄)
 
“风雅颂”诗歌文化群悼念洪烛诗选
 
  2020年3月18日下午18时左右,著名诗人洪烛(原名王军,江苏南京人)因病去世,享年53岁。洪烛为“珞珈诗派”代表人物,生前任中国文联出版社诗歌分社总监。出有诗集《仓央嘉措心史》、长篇小说《两栖人》、散文集《我的灵魂穿着草鞋》等四十多部。

  洪烛英年早逝,引起诗坛震动和诗人们的叹息与悲痛。“风雅颂”诗歌文化群发起为“诗人洪烛写诗送行”活动,以寄托对诗人洪烛的哀思。一夜之间,来自全国各地的15位诗人写出了如下诗歌。让我们带着对诗人的缅怀与对诗歌的崇敬读诗吧!
  
把这沉重的春天,直接扛进清明
——写给英年早逝的洪烛
 
/东  来(辽宁沈阳)
 

从冬到春,总有一段荆棘之路要走
枯草立着蒺藜,融冰磨着刀刃,积雪藏着陷阱
春天之上,空气被注入铅毒
变得比铅还要沉重
 
春寒如冬,走得我两鬓如霜
废弃口罩不停地绊脚
挪不动生锈的膑骨
途经这个春天,我老了十岁
背着墓碑般沉重的春天
206块骨头被压进冻土
剩下颅上两个窟窿,风中饮着浊泪
 
春天来之不易
多少人没能走出这块沼泽
燃烧了半截的红烛,挡不住二月的春寒
被剪刀似的春风永远吹灭
 
一切的生,都是向死而生
跋涉的路标指向墓地
仍不想天过正午,就让墓碑横在前胸
 
春天的沉重、铅的沉重、墓碑的沉重
似三座大山,压碎了诗人先天下之忧的心
在这沉重面前,一切蛰动都显得无力
生之信念只剩下无言的坚守
 
沉重的春天,快要托举不住的春天
被诗人之死撕开一个口子
所有出土的萌芽,都披上黄黄的纸钱儿
 
2020年春天呵,我不愿意再负重前行
让我把你扛进清明
用燎原的野火直接将你烧成灰烬

2020.3.20零时
  
灰烬一样的黑夜
——悼洪烛兄
 
/康桥(河北涞水)

 
是灰烬  还是黑夜
血液的压力不停止地上升
 
天要黑了   这一次
你将睡到无尽的黑
 
冠状病毒之后
我们失去了睡眠
 
诗人们找高血压的原因
找不到  是什么让你脑血管
破裂
 
爱情?唯爱情可以理解
是灰烬  你说: 灰烬面前
 
你下意识地屏住呼吸
跟它一样 不愿醒来
 
仿佛灰烬中有你的呼吸
这个被隔离的世界
 
你离去了   我们 
不想被黎明叫醒
 
冠状病毒   灰烬中有你
人类多少白骨才能让你满足
 
不再伤害我们
是的   是我们自找
 
洪烛走了   他走的光明
他的体内没有冠状病毒
 
而我们体内的光明
是否被病毒侵害
 
需要一辈子的防护
冠状病毒之前  冠状病毒之后
 
我们和自己不一样
而洪烛   自始至终都是完整的
 
赞美诗
——怀念洪烛并共勉
 
/任怀强(山东济南)

 
写了什么才是对时光的挽留,
哪怕这种挽留注定是徒劳无益的。
但我们并不因此多说了废话
而松开自己握住书写笔的手,
于余温尚存的分分秒秒的手中
依靠着一梦千载或谎言透过
指缝继续在流淌。我们一遍又
一遍徒劳无益去捕捞空空如也
甚至连自己的影子也不会留下
其实挽留不住什么,只是一个
人对生命、对美所持爱的态度。
原形毕露的世界从什么时候诞生?
从你发现的那一瞬间起,你被
征服,赞美就产生了。你一向
沉迷于炼金术,却未必与魔鬼
妥协。你不是一个高明的方士
也许你狭路相逢受蛊于语言魔法
成为结结巴巴又笨拙的赞美者。
那些瞬间的持续,源于热爱的
失败,又不亚于永恒的存在。
 
《倒 影》
——深切悼念洪烛老师
 
/ 胡世远(辽宁沈阳)

 
不知道为什么
在这迟到的三月里
有一颗流星
落在春天的屋顶
 
当风改变了方向
石头穿过河流
一个熟悉的姓名
叹息出声
 
如果孤独
是诗人的必需品
那么好吧,我用寂静
为你送行
 
但愿一份虔诚
是另一份虔诚的倒影
 
写给洪烛的诗
 
/西征(辽宁沈阳)

 
风,是亮的
你从一个边缘迈出脚步
香气熏染
你沿着小路把鲜花带回家
推开窗户,对面的地球在几米之外
云在动,树果结在高高的枝头
你十分高兴
你把小视频发给朋友
  
哭泣的诗歌日
——痛悼诗人洪烛
 
/孙甲仁(辽宁大连)

 
这个庚子年的春天
花朵如期盛开  燕子如期归来
禁足的人们开始走向野外
尤其在三月的诗歌日  
那些花朵或燕子一样
美丽的文字  绚丽或飘逸
正竞相炫美或炫技
但这一切的一切
很多很多的人是看不见了
打马西去的诗人洪烛
也看不见了
总有一些事物是暗哑的
我听见了另外一些诗歌
暗哑的哭泣声
看见了春天某处沉默的泪水 
 
《祭诗人洪烛》
 
/左手(辽宁沈阳)

 
1
洪烛,擦肩而过的邻居
用诗,指证灰烬存在
温暖、神圣和尊严
给棋盘上的马解缰绳
让马吃草的影子,悲天悯人
三月,庭前花开花落
洪烛在诗里如常
岁月不惊
一枝一叶,谅解了
雨滴和阳光不辞而别
洪烛知道
活在人间又走丢的人
不会比好诗和好词还多
 
2
三月,洪烛赞颂阿依达
鲜花竟黯然失色
用黑暗饲养明亮的马灯
爱情,存放在月亮上
用离去修辞,洪烛
世间欠你壶酒
灯光温暖的门窗信守承诺
过客匆忙,家是不约而同的信仰
洪烛老师,疫情防不胜防
岁月静好,在月亮上
 
我依然还记得
——送别诗人洪烛老师
 
/踏歌(上海)

 
因为偶然
洪烛老师
我听了你的一次深情诗课
学会和繁星对视,至今,那首灰烬之歌
还在耳边缭绕
 
我依然还记得
你喜欢用寻找这个动词
你说,酒喝光了,可阳光却留在里面
我也几度独自上高楼
蓦然回首,童真的心依旧
 
我依然还记得
我也去过敦煌,学你一样
用沙子洗手
然后捧读经卷
全身上下、干净得像一个新生儿
 
我也想,学你
为某个我思念的伊人
写桃花扇
让别人的花朵轻飘飘
让她的花朵沉甸甸
 
因为突然
洪烛老师
正开花的你,竟然选择春天花落
有一个她今跟我说,她的地方正雪花飘落
原来啊,是人世间少了一个你
天堂多了诗的讲座
  

 ——悼念诗人洪烛老师
 
/佟修扎墨伊哈(辽宁沈阳)

 
你仍在燃烧,像从前一样
只是再也见不到你,流泪的样子
你说
“忍住了看你,忍不住想你”
真的忍不住,我在你的诗里寻你
从此以后,也许正如你说的
“你是一张旧照片”了
可是这照片,却高高地悬挂在
那诗的天空上
 
你仍在燃烧,像从前一样
只是再也听不到,你心的跳动了
你说
“所有伟大的爱情,都不过如此,只留下记忆”
我看到了阿依达,她在你的记忆里微笑
从此以后,正如你说的
“我的存在,使等待不再是空白”
你是黑夜里那一盏火红的烛光,照亮了
路的前方
 
当烛光融进时光
 
/程枥颉(辽宁沈阳)

 
当血肉之躯,仅剩下一个名字
天空是你的坟墓,你已
归去来
 
53年前,谁是你
53年后,你是谁
 
其实,每个诗人
用心写下的诗,都是一行行滚烫的烛泪
会最终冷却成,一颗颗诗舍利
 
好的诗人,不写诅咒
而是时时把责问指向自己
自带光明的,除了珍珠
还可以是个,善良
而温暖的人
  
悼念洪烛
 
/大梁(辽宁沈阳)

 
我在山里
听到您
离去的消息时
黄昏已经很暗了
风,敲着风响了一夜
我再一次陷入失眠
四面的山
也陷入失眠
午夜过后,风敲风的声音依然不断
直到我一遍遍诵出
你的诗句
它们才慢慢安静
直到熬夜的星星揉着眼睛
聚拢过来,为你送行
 
烛火熄灭了,但光亮还在
——悼念诗人洪烛先生
 
/李荣茂(吉林长春)

 
庚子年三月,路途过于遥远
赶路的人容易迷路。洪烛走丢了
他用完了53年的生活经验
 
曾经。他想做一个浪漫的骑士
却没有风车。他手持巨笔,想眉批天空
天空却那样高远。如今,唯有南方音乐
 
还在人间流淌。——从此,他逍遥了
终于可以静下来,一遍一遍抚摸古典的中国
 
现在,他时间充裕。可以反复修改那些
他过去不满意的诗稿,和生活。可以不断修改
自己的履历,理想和信念。他还可以
 
修改一米七的身高,做一支崭新的红烛
点亮新高度,散发新光芒,努力把天堂照亮
——愿他没有遗憾。愿他烛火高照
  
两行
——悼洪烛
/韩辉升(辽宁朝阳)

 
不再照耀什么
也就不再流泪了
 
火的泪珠
——悼念诗人洪烛老师
 
/锦  心(贵州六盘水)

 
你走了
留下一地清晰的脚印
像两行看得见的泪珠
 
你说,你是循着灌醉李白的老酒
去追寻一缕乡愁
 
多希望你能像春风一样回头
走完这阳春三月
可你说:
母亲喜欢格桑花
要让世界多开一朵花
戴在母亲的额头
 
你说星空和道德
都值得终身仰望
而此刻
你恰是浩渺天际的星光
而那眨着眼睛的默片
正在给你的初恋写一封长长的情书
 
你如婴儿
用清澈的眼睛
告诉我们
即便这个世界一片黑暗
你仍用最后的烛光唱歌
既使燃成灰烬仍不停歇,因为
你是火的泪珠
 
烛火在燃烧
——悼诗人洪烛
 
/刘雅阁(北京)

 
你的体内有一团火
把你想说的话燃烧成诗
把你的人生炖煮成诗生活
诗歌的对面一定坐着你
你的旁边一定是诗人
 
你向诗友们介绍:
“这是雅阁,我们很熟悉的”
而我更熟悉的是你的诗歌
我读你发在朋友圈的每一首诗
从而见证你的洪烛如何燃烧
 
直到有一天,当血压
高过诗,像半截蜡烛
你扑倒在地——祈祷
像雪花一样刮来,我采撷着
每一个文字,希望把它们
做成药引,注入你微弱的呼吸
 
你的烛火不会熄灭,为此
你已用尽53年,把诗歌的火种
埋进字里行间——你走了
我知道,我们都知道
这是你秘而不宣的幸福
 
来源:快三彩票